中华文明所有的一切,成都(四川)都不缺少

    几周来心情沉郁,今天终于雨过天晴


    12日这一天据说是释迦摩尼的生日。下午突闻噩耗。恍然如梦,不可思议。


    前年四月间妈妈请了三周假,伴外婆回到了外婆远嫁后阔别多年的故乡——四川成都,那座盘亘在梦中的乐土。易中天先生的《读城记》“成都府”一章说道:成都是天府,天府的人好安逸,洒脱和闲散,是正宗成都人的活法,外乡人即使住久了,也会被弥漫于这座城市的悠闲舒适气氛所陶醉。我相信,因为妈妈每每回忆成都,阿坝,九寨沟,都江堰的美景,光看她的表情就很幸福。外婆尤其心满意足,都说近乡情怯,家乡亲友的盛情给了老人很大的安慰。


    痛苦猝不及防,妈妈焦急的等待着亲友的消息,当得知他们都平安,妈妈并没有我想象中的轻松,她看着电视上的现场喃喃自语:汶川,成都,都江堰,都是我去过的地方啊,太惨了…..。全家人昼夜关注四川的消息。一天又一天,数字不断上升,现场的影像带给我很大的刺激,我开始郁郁寡欢,急性咽炎缠绵难愈,日子过的灰蒙蒙的。


     伤痕在一天天平复。申报整版的生活照里,劫后余生的老百姓笑对生活那一份雍然气度,让我又一次想起易先生在“成都府”尾声的一段行文:面对似乎好的无可挑剔的成都,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少了点。南京是屡遭血洗 劫后余生的,武汉是艰难困苦 生存不易的,走进南京,会肃然起敬;久居武汉,则会变得硬朗。磨洗是最好的教育而苦难是人生的财富。天府……


    灾难来临,天府人刚强的性格凸显无余,先生的读城记重修前,谨以余秋雨先生一语作结:中华文明所有的一切,成都(四川)都不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