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至少要学一件乐器

“至少学会一种乐器,为亲人带来欢乐”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也许你没有天赋成为另一个贝多芬,也没有机会成为另一个猫王,但是你仍然有必要学会一种乐器,它将成为你一生不离不弃的朋友,更重要的是,它可以给你的家庭生活注入无可比拟的幸福。


已经为人丈夫、为人父亲的韦恩·卡林是这样回忆他学手风琴的经历——


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天父亲费劲地拖着那架沉重的手风琴来到屋前的样子。他把我和母亲叫到起居室,把那个宝箱似的盒子打开,”喏,它在这儿了,”他说,”一旦你学会了,它将陪你一辈子。”


勉强笑了一下,丝毫没有父亲那么好的兴致。我一直想要的是一把吉他,或是一架钢琴。当时是1960年,我整天粘在收音机旁听摇滚乐,在我狂热的头脑中,手风琴根本没有位置。我看着那些闪闪发光白键和奶油色的风箱,仿佛已听到我的哥儿们在讲关于手风琴的笑话。


手风琴被暂时搁在走廊的柜橱里,里面还有一个吉他大小的盒子,我好奇地把它打开,里面是一把红得耀眼的小提琴。”那是你父亲的。 “妈妈说,”他的父母给他买的。我想农场的活儿太忙了,他从未学着拉过。”我试着想象父亲粗糙的手放在这雅致的乐器上,可就是想不出来那是什么样子。


一天晚上,父亲突然宣布:一个星期后我要开始上手风琴课。我难以置信地看着母亲,企图得到帮助,但她那坚定的下巴使我明白,这次没指望了。


紧接着,我在蔡利先生的手风琴学校开始上课。第一天,手风琴的带子勒着我的肩膀,我觉得自己处处笨手笨脚。”他学得怎么样?”下课后父亲问道。”这是第一次课,他挺不错。”蔡利先生说。父亲高兴的笑了,显得热切而充满希望。


我被吩咐每天练琴半小时,而我总是试图溜开。我想我的未来应该是在外面广阔的天地里踢球,而不是在屋里学习这些很快就忘的曲子。但我的父母毫不放松地把我捉回来练琴。


逐渐地,我慢慢感到惊讶,我竟然能够将乐符连在一起拉出一些简单的曲子了!这时候,父亲也常在晚饭后要求我拉上一两段,他坐在安乐椅里,我则试着拉《西班牙女郎》和《啤酒桶波尔卡》。


秋季的音乐会迫近了,我被邀请本地戏院的舞台上独奏。”我不想独奏。”我说。”你一定要。”父亲答道。”为什么?”我嚷起来,”就因为你小时候没拉过小提琴?为什么我就得拉这蠢玩艺儿,而你从未拉过你的?”父亲刹住了车,指着我:”因为你能带给人们欢乐,你能触碰他们的心灵。这样的礼物我不会任由你放弃。”他又温和地补充道,”有一天你将会有我从未有过的机会:你将能为你的家庭奏出动听的曲子,你会明白你现在刻苦努力的意义。”


我哑口无言,我很少听到父亲这样动感情地谈论事情。从那时起,我练琴再也不需要父母催促。


音乐会那晚,母亲戴上闪闪发光的耳环,前所未有地精心化了妆。父亲提早下班,穿上了套服并打上了领带,还用发油将头发梳得光滑平整。


在剧院里,我紧张极了。轮到我了,我走向那只孤零零的椅子,奏起《今夜你是否寂寞》。一曲终了,演奏完美无缺,掌声响彻全场,直到平息后还有几双手在拍着,我头昏脑涨地走下台,庆幸这场酷刑终于结束了。


时光流逝,手风琴在我的生活中渐渐隐去了,只是在家庭聚会时,父亲偶尔会要我拉上一曲,但琴课再也不去上了。等我去了大学以后,手风琴就被放到柜橱后面,挨着父亲的小提琴。


它就静静地待在那里,宛如一个积满灰尘的记忆,直到几年后的一个下午,被我的两个孩子偶然发现了。我打开琴盒,他们大笑着,喊着: “拉一个,拉一个吧!”很勉强地,我背起手风琴,拉了几首简单的曲子。我惊奇于我的技巧并未生疏。很快,孩子们围成圈,格格地笑着跳起了舞,甚至我的妻子泰瑞也大笑着拍手应和着节拍,他们无拘无束的快乐令我惊讶。


这时父亲的话重又在我耳边响起:”有一天你会有我从未有过的机会,那时你会明白。”


原来父亲一直是对的,抚慰你所爱的人的心灵,是最珍贵的礼物。


 


      学琴教育为孩子提供了最复杂的综合刺激。我们要强调的是学琴教育,为低龄孩子提供了最复杂综合刺激的训练,相对于其他各种教育,学琴教育需要人的心智能力、肢体控制的整体配合特别复杂。对心智能力、肢体协调的综合提升要求特别高。 因此,我们可以以学琴为抓手展开音乐教育,带动孩子心智能力的全面发展,我们可以简单拉一个清单,看一看器乐演奏的学习包含了哪些复杂的心智活动和肢体控制操作性的活动。 符号对应关系视觉、动觉配合、审美构想情感体验的唤起对听觉的要求,空间对应关系的转换对肢体运动的速度、力量的控制,定位的准确人际交往中,自我行为的控制,遵从指令。多不胜数。没有哪一门教育能够像器乐学习那样,需要同时调动如此复杂的人的综合能力与全面系统配合。 举一个小例子:完全可以让三岁的孩子学会五线谱,五线谱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的呢?五线谱是一个视觉图形,在这一视觉的图形上,有很多视觉图案构成的符号,这些符号在不同的空间位置上,有不同的意义。 一个在五条线上的“小蝌蚪”,意味着在键盘的那么多琴键中的一特定的键子,意味着一个上肢肢体的定位,与一个手指下按的动作指令,意味着一个特定振动频率、特定长度的声音的产生与消失。 这是一个典型的符号概念建立的过程,而这个符号概念所包含的意义甚至比语言概念的符号丰富得多。在这个过程当中,有视觉的刺激——通过眼睛看到谱子,视觉图形的刺激变成了符号的识别,有声音的想象——实际上包含了一个音高、音长记忆的激活,有肢操作的指令——一个键位的选择以及一系列系列肢体控制的配合,有听觉的反馈——音高、音长与想象的符合情况。视觉、听觉、符号、动觉一系列的活动,就构成了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过程。不仅如此,音符识别的过程,还是一个连续的、系列化的过程。而在这个系列化的音符识别过程与肢体操控过程中,还发生了更复杂的心智活动。所有符号组织起来形成了音响组织,而演奏者要对这个音响组织的样式提前有一个想象,考虑这个音乐上去是渐强,还是渐弱,这段音乐是快乐的还是悲伤。就与情绪情感的唤起发生了联系,从而调动了一个人从认知到情绪的全面反应,在肢体的配合下,产生出音乐的音响。孩子听到了音响以后,还会和自己头脑当中理想的样子进行比较,发现这个键不够强,下一个键子按下力度就要再强一点,孩子不仅仅要想象和创造出对象,还要比较这个对象跟我理想对象之间的关系。 我们可以想象在小孩学琴过程中,孩子整个心智与肢体能力得到全方位的刺激。我们稍微对比一下就可以发现,在孩子童年所接受的各种各样教育当中,没有哪一种教育,能像学琴那样,对人的整体能力产生这样全面、系统的训练效果。 我必须要强调的是,也许学琴不能培养数学能力、语言能力、逻辑推演能力。这些提高学校课程成绩所需要的智力,实证研究表明,学琴教育不能够促进这方面的智力。提升这些智力,不是音乐教育的职责。但我们要特别强调的是,学琴可以提升感性素质,可以提升人听知觉的组织能力、想象能力,可以提升人的注意分配能力和肢体控制反应与协调配合能力,所有这些东西组织在一起,就变成了非常复杂心智和肢体能力的整合。 我们要特别提醒大家的是,这些非常重要的能力的培养,恰恰在学校几大科目学习当中没有包括的。而这正是学琴教育对孩子发展特别有价值的地方。 音乐是培养创造力、想象力的重要平台与抓手。我要特别强调的是音乐教育是培养想象力的最有效的抓手,这是由音乐艺术的本质特征决定。没有哪一门艺术,能够象音乐这样,给每个人提供了如此广阔,如此自由的想象空间。很多东西都有发挥人想象力的空间,为什么音乐格外培养人的想象力呢?这需要回到一点点心理学的原理上。 人类的基本感觉反应中,除了大家所熟知的视、听、味、嗅、触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感觉——这个感觉是联觉,也有人叫做通感。人类各种感觉之间具有相通性对一个感觉器官的刺激,不仅仅让这个感觉系统产生反应,它还激活了其他感觉器官的感觉。比如,你的听觉受到了刺激,但是同时也觉得高音给人感觉明亮,兴奋、小而轻、活跃,低音给人感觉昏暗、压抑、大而重、沉闷。音乐艺术在诸多艺术当中,是最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 音乐欣赏活动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想象力激发的过程。音乐欣赏课,本身就是想象力培养课!而想象力正是创造力的核心构成部分!所以要想让孩子成为创造性人才,就要培养孩子的想象力,要培养孩子的想象力,就要对孩子进行良好的音乐教育,那么,学琴就是对孩子进行音乐教育的最好抓手。 这就是为什么,我四处呼吁“每个人一生,至少要学一件乐器,每个孩子必须从小接受音乐教育,学琴要坚持到初三”的原因。

Kahlil Gibran On Children

致我们终将远离的子女。。。。


纪伯伦-关于子女


Your children are not your children. 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They are the sons and daughters of Life’s longing for itself. 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


They come through you but not from you, 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个世界,却非因你而来,And though they are with you, yet they belong not to you. 他们在你身旁,却并不属于你。


You may give them your love but not your thoughts. 你可以给予他们的是你的爱,却不是你的想法,For they have their own thoughts.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You ma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