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华个人博客

教育的感悟、生活的记录

【转载】“我不能”和“我可以”

“我不能”和“我可以”


  张欣应聘到一所村小学当代课老师,由于缺少经验,她感到这个班的孩子调皮,不好管,于是就有了外出打工的想法。这天,娘劝她:“娃哩,你好歹也是个高中生,能在咱村找份工作不容易,就这样放弃,不是很可惜吗?听说德仁小学的李伟老师是全县的优秀教师,你不如去他那儿取取经? ”张欣听了娘的话,来到了德仁小学。她向李老师说明了来意,想旁听一节课,李老师答应了。

  张欣没想到:旁听的那节课,竟是李老师和学生做的一个游戏—

  上课铃响后,张欣坐到教室的最后面。课堂上,李老师说:“同学们,新学期开始了,你们已经步入了六年级,就要进入少年时代了。我们来做个游戏,就是将你们这些年做不了、没做好的事情写在一张纸上,真实地写,到时我会给你们一个惊喜!”

  同学们听了欢呼雀跃,一个个铺开作文纸,写了起来。张欣则是云里雾里的,不知李老师要干什么。她把凳子往前挪了挪,见前边的一位同学写道:“我没法将篮球投入篮筐里,我不会做几何题,我没办法让喻冬喜欢我……”她认认真真地写着,都写了半张纸了,仍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张欣又伸着头看了前排几位同学的字条,他们都在纸上写下了他们不能做的事。这个游戏已引起了张欣的好奇心,她看见李老师也在纸上写着,便走到讲台边,只见李老师写的是:“我无法让马青已瘫痪的母亲来参加家长会,我无法不用体罚的办法管教石头,他实在太顽皮了……”

  张欣迷茫了:难道这就是李老师优秀的教学方法?

  快下课了,李老师问道:“都写完了吗?现在交到前面来!”学生们依次来到讲台前,把写好的纸投到了一个空的纸盒里,李老师把自己的那份也投了进去。下课铃响了,李老师冲张欣笑笑:“游戏还没结束哩!”

  紧接着,李老师带上那个纸盒子,走出教室,学生们都尾随其后。李老师精神抖擞地走向操场旁的空地,他将纸盒子交给—位同学,自己拿着空地旁的铁锹在地上挖起来,直到那坑挖了有三尺多深。

  

  张欣正犯着糊涂,就听李老师说:“同学们,刚才大家都把这些年来遇到的‘我不能’写了下来,现在,我们来为‘我不能’先生举行葬礼!”说罢,学生们立即动手,将一盒“我不能”丢进坑里,然后,李老师又挥动铁锹,把土重新填回坑里。

  这时,李老师又下令了:“同学们,默哀吧!”于是,学生们立即手牵手在“墓地”周围围成了一个圈,低下头来“默哀”,没有谁的脸上有嬉皮笑脸的表情,此时此刻,好像正在进行一场真正的葬礼!

  随后,李老师念了一段悼词:“各位同学,今天,很荣幸能邀请你们来参加‘我不能’先生的葬礼。‘我不能’先生在世的时候,参与我们的生命,影响我们很深,它的名字,几乎天天被我们挂在嘴边,出现在各种场合,现在,我们真心希望‘我不能’先生能平静安息,并衷心希望它的兄弟姊妹在以后的日子里能一刻不离地陪伴着我们,它的兄弟姐妹就是—‘我可以’、‘我愿意’、‘我行’、‘我能’!”

  这鼓舞人心的悼词令张欣的灵魂似乎都在震颤,她什么也没说,而是向李老师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跑了。

  回到家里,张欣对娘说:“娘,我知道该怎么做了!”